2005的最后一场雪

        8点,走在去公司的路上,天上飘起了飞絮,这是2005的最后一场雪。
        浪漫,是我这个不知道浪漫为何物的最初的感觉。弥漫、视线模糊、血将雪融化……
        或许,这纯洁的圣灵之物在这个时刻的到来,是为了荡涤这一年来所有的尘垢,体表的、内心的、看得见的、看不见的……
        可能、它们也在无奈的飘飞着,无法上升、无法降落,也不清楚,它究竟是带走了世间的暖意,还是给浪漫陶醉的心里注入喜悦的暖流……
        最后,它还是要消逝在物欲横流的世界中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、2005年的最后一场雪,我想的太多了,想到了千古百年,想到了衣食住行、想到了悲天悯人、想到了先哲圣贤、最后想到了自己总得不到完整的生活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、这场雪,可能也记录了整个2005年中我飞絮般的琐事,求职、离开学校、在人群中穿梭、在工作岗位上力不从心,还有在路边看报纸时被人扔给2个壹圆硬币的一幕。
        虽然、这些碎片可以渗透到每一个细微的角落,但我总觉得似乎还是少了点什么,不用抬头我也知道,浪漫是2个人的。而我只能在窗边看着许许多多的雪和许许多多的两个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关于这里

        关于我自己在这里写的东西,有很多朋友都觉得,我写的太灰暗或者太颓废了,感觉我可能很不快乐,生活很不好。我很感谢大家的关心,于是在这里也说明一下:
        放心吧,朋友们,我过的很好,一切都很好。现实中的我是一个贴近阳光的大男孩(就快是男人了)。我每天都充满笑容,做事情充满活力和创造性,生活也很自由,有很多朋友,有亲人,有爱人,没有敌人,和所有人都相处得很好。大家千万要放心!
        我喜欢写,喜欢有情绪,从小酷爱读各种类型的书籍,喜欢用灰颜色和隐晦的文字,这是一种爱好,当然绝对不矫揉造作。生活中我有时也会有不如意的感情,有异样的激情,有颓废的经历,有大喜大悲的时刻,有绝望的预感,有茫然的麻木,有未名的恐惧,有蜕变的思考……于是我把这些都加入到文字中了,说实话,我不会写开心的东西,因为我总认为,写东西是写给自己看的,开心地事情是拿出来分享的。于是在写作方面其实我在封闭着一种思路,我只是写,写给自己,写完了就凭吊,凭吊完就思索,思索完就继续努力。
        我总认为,只有对感官强烈的刺激,才能够有最直观的感觉,于是我给blog用了最深暗的红色,文字用了[……]

继续阅读

香山-收获-赠给清澈的朋友

        相机、几个清澈的朋友,在北京深秋的最后带来了比香山红叶更透情的温暖,其实香 山已经没有红叶了,只剩下光秃秃的石头、枯老的虬枝,但在走完崎岖的山路之后,也听到了和感受到了每个人崎岖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  决定去香山,是因为不想独自面对周末,收获则是一份心情。尽管浓浓的寒意在峰顶时遍历了每个人的全身,但是别忘了那里能够最直接的感受阳光,真的挺好。尤其是在看到朋友们身上的事情和经历后,觉得不枉此行。
        一些细微的动作,深重的言语和几张充满色彩的写真式人物照片,发现其实快乐和幸福就是这么简单。生活中的许多不快乐的事情就像是布满棱角的石头,尽管曾经用锋利的边角磨蚀着我们的心灵,但最后都被我们放逐在崎岖的山路上了。我们都是这样,曾经是一块满是棱角的石头,在生活的追寻中,在失意的朔风的寒蚀中,在疑问与释疑的碰撞中,已经变成了一块圆滑的鹅卵石。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没有了棱角,但厚重坚硬无比——这就是一份成熟,建筑在关爱和信任以及友谊上的成熟。我看到了很多细微的东西,领略了古人一叶知秋的多情,发现了幸福正颤巍巍的倚在我们身边,只要伸手,我们就能抓住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希[……]

继续阅读

朋友结婚的消息

        最近收到消息,一个好朋友要结婚了,在这里向她表示深深的祝福。
        对于这件事情,挺感慨地,这是我身边第一个同龄朋友结婚事件。没想到我们已经成长到了这种程度了。
        回想往事,98年认识的她,每年说不了几句话,仅仅因为她的好朋友是我的女朋友,我的好哥们儿是她曾经的男朋友,就只有这种联系。说实话,她现在要嫁给谁,我还真想认识一下呢,因为在我们一帮朋友的眼力和玩笑中,她似乎是那种嫁不出去的女孩子,不是因为她不漂亮,也不是因为她不是一个好女孩,仅仅是因为她身边的男朋友轮回的太快了。她的要求很高,心思很缜密,所以啊,她就变得很挑剔。可是,她竟然还是一个很透彻的女孩子,忘不了她对男朋友的犹豫不决,忘不了她周而复始的移情别恋,忘不了她的后悔,也忘不了她对我好哥们儿的藕断丝连……我想,痴情之人,也莫过如此了。多清澈的女孩子啊。
        真的好感慨,我们真的已经这么大了么?我想,陆续的,还会有好朋友踏入结婚的神圣殿堂,会有更多的好朋友成家立业,我们成熟了,不再是以前那些对恋爱顾此失彼的小朋友,不再是以前那些憧憬美好情感的烂漫的小孩子。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…[……]

继续阅读

最后的十件事

1.在子夜的时候飙车,看着红绿灯闪烁,所有的一切都在飞逝而去,警车追赶,我夺路而逃。
2.当速度达到210km/h的时候,我的身体随着车身晃动,速度对现在的我失去了意义。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再逃得快一点,我不敢朝后看——害怕那个古老的寓言——怕自己从此变成石像。我也不敢朝前面看——怕看见那个尽头——怕自己车毁人亡!
3.想起昨天晚上,想起两个小时前看《古惑仔少年激斗篇》,想起那首叫《活火山》的歌,想起了好多一辈子的事,我躲在办公室,或者是感动,或者是害怕,或者是把灵魂剥离。
4.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,或者说,只是想说说话,抽烟能够令人温暖,但不能抹去寂寞,画面使人出神,但却带来了寒冷,于是我抽着烟看着画面,享受着一种错觉。屏幕里闪出一片惨白,我惊恐的捂住脸。再也看不见东西,再也听不见声音,没有呼吸,感觉不到心跳,我知道我濒临死亡,烟火熄灭了,寒冷依旧。
5.工作顿时很繁琐,加入了三个部门,有三个直接上司,今天写了三份“上周总结”,明天要写三份“下周计划”,等待三个人给我批示。
6.纹身是一辈子的烙印,决定了,就得无怨无疚。
7.关上了灯,打开了音响,我尽情的叫喊,压抑已久,彻底释放,我不要人[……]

继续阅读

空城

诺大个北京,于我看来就像一座空城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我和这里的一切,不,应该说这里的一切于我毫不相干。
        这种感觉蔓延了很久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一个人游荡在街上,不想坐车回家,想走一走,让自己的心情沉淀一下,然后让自己知道,自己其实并不属于这里。尽管这里有不尽的繁华;尽管这里有浓重的文化色彩;尽管这里的小吃风味依旧;尽管这里的街市灯红酒绿意兴阑珊。可是,这与我无关。我一贯常说,呆在人群里无话好说,要比一个人呆着更寂寞,现在就是这种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常常没有什么事情做,常常觉得自己缺少陪伴,常常觉得自己只有游荡的时候才能清醒。看着街上的路人,我会觉得眼热,会羡慕他们,会跟着他们,去看看他们都要做什么。毕竟他们是有目的和意识的,我则没有。习惯了一个人在办公室呆到最后,习惯了晚上在路边随便打发一下饥饿,习惯了怀揣着幸福的错觉,习惯了让黑夜充塞我的思想、让寒冷胀破我的躯体,习惯了不去区分是好习惯还是坏习惯……
        喜欢边走边听歌,喜欢听歌的时候把音量开到最大,想要自己远离一切喧嚣,远离一切看得到的东西,在我看来,看不见似乎更好,因为浮华不属于我,至少这里[……]

继续阅读

一个朋友的生日

        昨天,一个好朋友的生日。其实这个“好朋友”是我自封的,我并不知道是否她也当我是好朋友,因为她只有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会想起我,我认可这也不失为一种联系。
        5年了,可以说每年只有两次联系,一次是她的生日,一次是她需要帮忙的时候。我不知道这种关系是怎么形成的,不过我想我不是很喜欢这样。只能说暂可以接受。有时候我这么想,不管别人对我如何,我起码应该把我该做的做到,每年就说声“生日快乐”,这就够了,在多的我也做不了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在今年,我犹豫着,我是否还要发个短信过去呢?毕竟已经淡得不能再淡了,还有这个必要么?后来还是决定,说一声吧。没有一丁点刻意。
       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,随着成长,随着距离的遥远,彼此想了解似乎越难。朋友嘛,再也不像是什么“陈酒”,年头越长,越是香醇……

暴发户永远不能和贵族相提并论

        别感到奇怪,因为我要说的是足球、是曼联、是英超……
        喜欢曼联,要追溯到1993年了,那时候只看过几场曼联的比赛,就已经被那铺天盖地的红色潮流所吸引了。更震撼我的是红色背后已经在岁月洗礼中形成的一种文化。
        看看这两年的英超,切尔西的蓝色似乎更为冲击人们的视觉,将目光一点一点的吸引走了,他们有的是金钱,有一个好教练,有一个好的管理体系,当然,这一切都还是堆积在金钱技术上的,然而他们最缺乏的就是一种底蕴和文化。
        没错,你有钱,可以让你一夜成名,可以让你在转会市场上挥金如土,可惜喜欢谁就买谁而不管他是否真有使用价值。你得到了荣誉,得到了你的球迷的认可,使得许多人眼馋不已。但是,繁华落尽,如梦无痕,5年之后,50年之后,你能剩下什么呢?你没有你的文化,只有金钱铺下的一条道路,如果你想道路延伸的更远,你只有再铺上更多的金钱,其实这并不可能……
        又比如说球星,曼联有很多球星,切尔西有很多超级球员。球星毕竟是球星,超级球员充其量是个球员。这是无法改变的,因为在球迷的心目中,除了这个踢球的值多少钱外,更关注的是这人的行为和个[……]

继续阅读

香烟燃尽的时候

        当香烟点起的时候,面对着生活中一点一滴的琐事,有种剪不断、理还乱的感觉。其实,问题的本身并不是什么问题,问题在于无法去承受和解释。这些错综复杂的感觉纷沓而至的时候,常令我喘不过气来。常常去想,究竟问题的重点是“想不想要”还是“能不能够”呢?我没有答案,还是暂时放在一边吧。看着烟丝袅袅散去,烟灰弥漫在空气中,温度失去了,热情冷灭了,味道也淡忘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而在香烟燃尽的时候,我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,如同一种涅磐: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;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。没错,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。人没有了过多的奢求,生活中便不会有太多无谓的期待,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小问题烦扰着我们。尤其是现代人,所谓的感觉都相当物质化了,琐事自然也就成了对事物的各种各样的要求。试问,一个不停要求的人,他何以快乐呢?
        香烟要求了火柴,它也就要求了被伤害……

第101个秋天,巴金离开了

        听到巴金逝世的消息,我放下了手头的所有事情,走向了窗边,默默地哀悼了几分钟,消息很震惊,但是我平静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101岁,一个很传奇的年龄,不是100,也不是102,上天让这棵支撑着整个中国文坛的参天大树在第101个秋天中倒下了,这好像是一个定数。他目睹了比一个世纪刚好多一年的时间里的种种,然而却不能够被获准再多看一点,似乎就是告诉了他该走的那一刻。同时也告诉他:可以安心的走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因为他留下的那101年里的财富,可能无数人花无数个101年也无法创造;同时,也给了无数人无数个超越101个年头的幸福。
        伤痛之余,我们没有必要把自己和哀悼捆绑起来,毕竟谁都知道,老人走的时候很安详。那么,我们是否该做些什么来表示我们最平凡的敬意呢?
        其实很简单,我们要做的是:做好我们的工作,好好的去爱我们所爱的人,努力的去创造世界的祥和。这样便是对老人的英灵最真诚的告慰——第101个秋天,请一路走好!